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西南昌眼角膜移植手术需要多少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22 06:28:2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西南昌眼角膜移植手术需要多少钱,江西南昌眼角膜的价格,南昌近视激光手术安全吗,南昌眼睛激光要多少钱,抚州做近视眼手术怎么样,景德镇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,南昌激光近视手术安全吗

原标题:一个译者的“几个人生

郭俊亮认为他所从事的维汉翻译事业,圆了他的一个梦想

文/图本报全媒体记者王素芬郭俊亮学习维吾尔语的笔记,分门别类

在郭俊亮的案头,摆放着各种语言工具书

46岁零起点自学维吾尔语,三年后进入文学翻译领域,之后又自学了哈萨克语,如今肩负着汉维哈三种语言杂志的日常编审工作。这是译者郭俊亮的翻译轨迹。

在郭俊亮的办公室,堆放着各种大部头的语言工具书,电脑旁的《维汉-汉维词典》几乎散了架。这位译者中等身材,眉毛浓郁,目光睿智,谈吐中夹杂着乡音。当被问及缘何中年才开始学习另一种语言时,他平静地回答:“学习维吾尔语,其实是圆了我多年的一个梦。从山西到新疆、军队到地方、阿克苏到乌鲁木齐及至汉语到维吾尔语……别人活了一辈子,我已经活了几个人生。”46岁又“学艺”

1960年,郭俊亮出生在山西运城,1979年参军来到驻新疆阿克苏某部炮兵连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他在部队任群众工作干事,与地方接触较多,维吾尔族老乡热情善良,但语言沟通成了一大难题。

“跟我搭档的是位年长的翻译。时间长了我就发现,老乡们说了半天,他时常几句就译完了,细节太简略。这样一来,我掌握不到原汁原味的第一手资料,工作起来很被动。”郭俊亮说,“那时,我脑袋中就有个念头如果我能掌握维吾尔语该多好!”

后来,为了更好地做好部队与地方的衔接工作,郭俊亮参与编写了《少数民族团结教育参考资料》,在最后一部分,他搜集整理了“维吾尔族常用语300句”,如“你好”“谢谢”“家里几口人”“今天开什么会”,发音用汉字标注。那次经历,令他认识到学习语言本身就是一种交流和互相尊重。

由于种种原因,这个梦想被搁置下来。1999年,郭俊亮结束了20年军旅生涯,转业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环保局(现自治区环保厅)。2006年,他罹患急症,几乎失去语言能力。一位医术高超的医生为他做了开颅手术,让他摆脱了病痛。

痊愈后,郭俊亮由自治区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党支部书记,转岗担任杂志主编。深感劫后重生,他沉下心来,20多年前想掌握维吾尔语的初心又浮现了,而且目标是翻译维吾尔文学作品。

“语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人们形容夫妻关系不好是"没有共同语言",朋友间出现裂痕是"说不到一起去"。话说不到一起,心走不到一起,民族间也是如此。因此,在新疆这方土地,少数民族和汉族之间,互相学习语言很重要。”他向专家咨询后,得知新疆翻译人才十分紧缺,而翻译工作是润物细无声的春雨,沟通各族人民的金桥。

过去,人们常说“人过三十不学艺”。当郭俊亮高调宣布“我要学维吾尔语了!”亲友们一致认为,“想法不错,但没有一点儿基础,又是不惑之年,没有可能!还想翻译文学作品,那就更不可能了!”

“其实,我如此高调,意在让众人监督鞭策我。正是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件事可能,才激励我迎难而上。”他也深知,这个圆梦计划很可能要花费下半生的精力。维吾尔族有句谚语:“男人有七十道手艺都不多。”在46岁这一年,郭俊亮又走上了“学艺”之路。一字一行从头起“只要会生火,冰雪能点燃。”自打下定决心圆梦,郭俊亮便推掉了一切应酬,挤出尽可能多的时间。为了安心学习,一家人甚至迁居到妻弟的闲置房,一待就是三年。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起初,他到书店购买了《维吾尔语基础教程》,按照书上所讲的口形、舌部和气流要求,对照镜子练习发音,还要辨识32个字母的100多种变体,有时一个字母要学十来天。掌握字母后,他紧接着就从一字一行中领悟维吾尔语语法。

学语言,一般人多是先学口语,而郭俊亮则从语法入手。“我的想法是,语法是语言的法律规则。若把学语言比作搞建筑,语法就是框架,词汇就是砖块,用来填空。只有打好基础,才能走得更远。”

学习任务化整为零,必须落实到每一天。为了养成晨读习惯,起先他定闹铃,一起床就喝水,后来临近闹铃时间就会口渴自然醒。除了研习维吾尔语书籍,他还收听维吾尔语电台,阅读《新疆日报》维文版,边听边看边做笔记。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,他已坚持了11年。

自3年前起,每天清晨不到6点,他都会在微信中发一条朋友圈,内容是维吾尔谚语集萃,以手书维汉对照。“这些谚语是我日常整理翻译的,发朋友圈是与众人分享智慧,也请高人指正,同时监督我的学习。”

最初几年,郭俊亮上班路程较远,单位班车往返各有一个半小时车程,他便利用这段时间看维吾尔文书籍。假使上班间隙,再能读一两小时维吾尔语,他就会感到是占公家“便宜”了。

每个周末,他都抱着维吾尔文的书报、字典,带上简易午餐,独自到无人打扰的小区后山上,从早上学到下午。妻子生怕他走火入魔,晚上硬拉着他看电视,他就在沙发旁的小凳子上放本维吾尔文书,侧身悄悄地瞄了一眼又一眼。走在大街上,他总是留意着各种牌匾的维汉对照名称,遇到不会的,就赶紧写在纸条上。

凭借超越常人的顽强毅力,郭俊亮每天学习不止,翻散架了两本教材和三部词典,做了几大本笔记,并分门别类,比如:维吾尔谚语、服饰、风俗习惯、宗教专用词汇、特定称谓等等。通过完全自学,他用3年时间基本掌握了维吾尔语言文字。郭俊亮笑称:“我的老师们都不会说话。”架起语言这座桥

到了2009年,有了一定积淀后,郭俊亮尝试翻译小篇幅的维吾尔文学作品。2010年,他到书店买了本中篇小说,字斟句酌地翻译成汉文。

自己究竟译得如何?他主动联系到自治区文联翻译家协会,带上“敲门砖”毛遂自荐。该协会负责人、翻译家狄力木拉提?泰来提详细询问了郭俊亮的情况后,对他的执着产生极大兴趣,但对他的自学经历难免有点怀疑,于是拿出杂志《吐鲁番文艺》,指定一篇短篇小说让郭俊亮回家翻译。

这是道考题!郭俊亮当然明白,一周后他就拿出了译文。“那篇小说字面之意是"最相信的山上没有黄羊",最后译为"大失所望"更妥当。”狄力木拉提?泰来提看后赞许地点了点头,郭俊亮又指着杂志上另一篇《楼房里的老人》说:“这篇也不错。”最后,这两篇译文先后被《民族文学》《民族文汇》等杂志刊载。

这次经历,令专业译者对半路出家的郭俊亮另眼相看。2011年,自治区启动实施“新疆民族文学原创和民汉互译作品工程”后,有紧迫的翻译出版任务时,有时会找到郭俊亮。他笑称:“这回终于混入翻译队伍了。”

近几年,他的维译汉文学作品超过40万字,不少译作频频被报刊杂志刊用。其中,《永恒的思念》《大失所望》被中国作家协会编入《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翻译作品选粹?维吾尔族卷》出版,《新来的邻居》在“义乌杯”新疆民译汉作品征文大赛中获奖。

今年3月,郭俊亮参加了自治区文学翻译及理论研讨班,后经自治区语委会(翻译局)推荐,在8月去贵阳参加了全国第十七次全国民族语文翻译学术研讨会。近期,郭俊亮接受新疆师范大学语言学院的邀请,将为学生们传授学习维吾尔语的经验,提升他们的学习信心。

同时,在主编月刊《新疆环境》的同时,郭俊亮发现地州少数民族干部群众对环保知识的渴求。在他的建议下,2014年6月起这本刊物增加了维吾尔文版和哈萨克文版,收到了不错的反响。为了更好地校审哈萨克文版,他又如法炮制自学了哈萨克语。目前,维吾尔、哈萨克两种文字的《新疆环境》已出版了44期,翻译了千余条环保名词解释和环境基础知识,这份杂志已成为全疆环保干部学习环保知识的园地、交流工作的平台。

“这在无形中增大了工作量,但于我来说,这是将兴趣和事业结合起来了,每一天工作都很快乐。”郭俊亮感悟,民族团结需要“语言”这座桥梁。只有掌握了民族语言文字,才能加强民族间的交流、交心和交融,从而为各族人民多做好事。

两年后,郭俊亮面临退休,他打算全身心地投入到维汉翻译事业之中。他说:“我所做的,只不过是圆了自己一个梦想,做了一个新疆人应该做的事情罢了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诸葛亮    编辑:刘浚    责任编辑:牛志朋